四校合并以后,许多校园设施都得到了翻修,比如桂园一路。很多在学校呆了很长时间的人提起他都会说很有名气,即使没去过也听人提起过,据说是一条小吃街,据说有高高的围墙。究竟以前的桂园一路以前是什么样子?有着什么样的魅力?带着这些问题,记者走访了一些在武大呆了很长时间的相关人员,让我们跟着他们的回忆,走进那条小街,那道围墙……
老干部的回忆
现于武大学工部工作,曾经在水苑工作了十几年
以前的桂园一路,只有一辆车那么宽,靠近桂园宿舍的一边是一道长长的围墙,从现在的网球场一直延伸到了武水附小。对面的一边就是一排店面,小餐馆,录像厅,租书屋,随着时代的变迁,后期又有了网吧,卡拉OK等等娱乐设施,这些延伸到了现在自强超市旁边的银行那里。但是一道长长的围墙将这些与住在桂园的学生隔开了,当然也不是绝对没有办法过去。那些店面的后面是武大的澡堂,为了方便学生,武大这边从桂园宿舍区架了个天桥通到了桂园一路的那一边,于是学生们从天桥走过去,在店面的后面下来,然后从店面的后门穿过到前门,就顺利的到了目的地。当然,如果那家做为要道的店面没有开门,也会考虑一下翻墙,或者有时哪个地方的墙砖松动了,干脆就将其扩大为狗洞,钻过去就行了。
桂园一路也是当时通向武水的主干道,但是当时作为两个学校,当然还是要有一定的行政划分,于是在这条小街四分之三处,水苑这边竖了一道门,起名叫做友谊门,同时还有保安看守,作为两个学校的分界。于是前面提到的天桥也就跟着叫做友谊桥了。
当然合并之后学校要统一规划,整治学校环境,比如卫生安全,所以就清理了这条街,清理后开阔多了,看上去也舒服了。
93级李同学
曾经在桂园居住过很长时间,现留校任老师
说起那个“狗洞”,还是很有名的,在我的印象里好像还被《中国青年报》报道过的。我上学的那个时候,大家都比较穷,那条街上的东西很便宜很好吃,很多的大排档。那时的学生生活方式也比较单一,就是吃饭然后学习然后睡觉,可以说那条街在我们的大学生活中占了很大的一部分,我们要找到一种方式来证明我们的活动方式,那条街在我们很多93级同学的眼中,就是一种象征,是一种同学之情,现在让我回想起来,是一种很温馨的感觉,想起来的都是同学之间那种真挚深刻的感情,很怀念。现在拆掉了,当然可惜,但是四校合并也需要这样,比起以前整齐多了。
97级龚同学
物理专业,98年入住桂园,现博士在读
要恢复这条街的原貌,当然要从“吃在武水”讲起,我们同学们都认为当时的这一条街才是“吃在武水”的归属。不仅白天有经济实惠的炒菜,晚上还有大排档,烧烤,大家熟知的“小观园”就是从大排档起家的。
那时食堂不是特别好吃,我们就会常常去改善生活,我第一次吃兰州拉面就是在那里,当时不仅仅是吃,还去那里借录像,借书,第一次武去时已经忘记了是干什么,跟着师姐走,一家一家地问,感觉好多店啊。吃的东西也不是很便宜,可能对于新生来说感觉上有些贵,但是对于大三大四的,也就觉得和现在差不多了,我过生日时就在那里唱了一晚上KTV。不过那里感觉挺小的,如果一辆小车要过去,人们只能仅仅的贴在墙边才不会被撞到。有时候下雨了,雨水泥巴很吓人,平时那些做生意的也不是很注意,脏乱是不可避免的。还有就是觉得名声不太好,一般我们女生不会在那里呆到很晚,附近有些社会青年,有一段时间录像厅里还有黄色录像,所以那段时间学校把天桥封了,于是大家就翻墙啦,钻狗洞拉。
清理桂园一路后感觉豁然开朗了,都不认识了,很漂亮,桂园的宿舍都重新粉刷过了,还种了职务,也确实有点不适应,出租书,大排档什么的一下子都没有了,不过也不可惜啊,我认为是促进了校门口餐饮业的发展啊,至少我们后来都去校门口吃东西了。
97级苏同学
物理专业,居住桂园四年,现研究生在读
对于我们男生更是重要的角色了,98年那段时间开始流行上网了那里开了很多网吧,于是我们很多人经常就泡在那里了,何况那里的东西比较好吃。有一段时间天桥封了,我们就翻墙,当时我们称呼其为 “柏林墙”,也有叫“隔心墙”的。因为这个墙的两边高度有个落差,从我们宿舍这边过去墙很低很容易翻上去很容易,但是再跳下去就很高了,当时那里有个卖烧饼的,我们就先跳到他的炉子上,然后再跳到地面上。后来这个卖烧饼的就提供了个梯子,我们就顺着墙爬下来。
刚拆墙的时候是最幸福的时候,因为只在拆墙,店面还没有拆,那时也不用翻墙了,很快就可以去吃东西了,后来整理干净后却是很难受,想吃好的要走很远,不过还好,我很快就毕业了。
小观园张经理
94年从事餐饮行业至今
我从1994年到现在在这里做了快十年了,小观园从最开始的一个小小的店面发展到了现在的小酒店,要说当然是现在好,但是我还是很怀念那些做大排档的日子。当时整个的一条街上,友谊门武大那边的小餐馆就有四五多家,友谊门武水这边有十家,虽然有门和门卫,但是两边的行人来往是畅通的,两个门卫还常常在我们这边吃东西。
当时我们在店面里面设四五张桌子,只有现在的半个包厢那么大,我们自己炒菜,到了晚上就做烧烤,我们当时跟同学们关系都很好,每天水苑的,桂园的有很多同学到我们这里来吃,我们做的都是熟人的生意,当然是服务态度很好,菜也尽力的干净卫生。不过环境是不太好,路经常坏,而且漫水。后来不让我们做晚上的烧烤了也就是这个原因,油烟太多,大家都有意见。我记得我最后做烧烤的那个晚上是免费请同学们吃的,这也是因为和经常吃的同学都很熟了,最后一晚上了,做一回东家吧。
95年到98年之间经常会有人打狗洞,钻过来吃东西,我们这一条街晚上总是很热闹,大家生意也都很好,那条小街在生活上,学习上提供了很多便利给学生,比如租书,租碟什么的,就好像现在的自强超市的二楼,但是现在都没有市场,没有以前红火。
在整理小街之前我们就在东湖边上开了一家分店,后来因为种种原因又不能在那里营业,然后武水这边的店面又拆了,就是2000年初,我整整有四个月没有营业,当时出去时都有好多认识的同学问我老板娘,什么时候再营业啊?弄得我都觉得不好意思了。后来店面在自强超市三楼装修时,就时常有同学在下面喊,问什么时候开业。很感动。这些感情都是当时在小街上做时候和同学们培养出来的,而且我是从那条小街白手起家的,那些日子很辛苦,但是很快乐。

那道墙边那条路留下的记忆是美好的,然而时代与经济的发展使它们风光不再了。我们不能总是活在记忆中,我们总是在随着时代的发展而发展。比如当年的学生留校任教了,当年的小店成了酒楼了。我们为此感到欣喜。

记忆中的那条街,那道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