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sonal tools
最新动态 ·  中心介绍 ·  实验教学 ·  实践创新 ·  自主学习 ·  中心建设 ·  共享论坛 管理
您位于: 首页 最新动态 最新新闻
文档操作

【校园文化】我院喜获金秋服饰大赛三连冠

发布时间:2016-11-14 15:42:02
10月27日晚8:30,距离新闻院金秋服饰上场还有4个院。在院办门口进行最后一次彩排后,工作人员和模特准备动身前往梅操。彼时天下着小雨,气温极低,11位通身纯白的模特直接穿着上场的衣服,被几十个志愿者护在中央。因为喷好的人体颜料和棉花都特别怕水,所以工作人员凑齐了17把伞,从各个方位遮着模特们,平日短短两分钟的路程,浩浩荡荡的一群人走了二十多分钟。
“当时只顾着保护模特和衣服、让他们注意上下台阶、打手电了,其他的都没注意到。”院学生会文艺部的徐静格事后回忆道。
提及金秋,很多人想到的并不是连连夺冠的荣耀,而是这样一群共同在雨夜中相扶穿梭的人。
“我把金秋看得很重要,这不是说荣誉对我来说很重要。是因为我在这个过程中我知道了一些东西,就是一帮人为了一个目标一起去做一些事的时候,这种感觉是特别好的。”学生会主席杨绍湫如是说。
 
回归也是一种超越
回忆起新闻院以往辉煌的金秋服饰赛,很多人都会想起光耀的流水、绮丽的镜子。今年主创人员却出乎意料地采用了最单纯不过的棉花做素材。
“新闻院一直是走在整个武大金秋服饰中最突破的那一层。”主席杨绍湫告诉记者,将素材回归为单纯的棉花是今年服饰赛一个“极大的转变”,但这样的转变并没有使他感到不安。炫目的舞台效果或许并不需要借助各种奇异的元素才能达到,把最简单的东西用心、细致得做到最好,同样会很震撼。

9月25号,迎新晚会结束不久后主席杨绍湫就开始考虑今年的金秋服饰。当提及素材的选择时,他笑着说:“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今年不是流行《阴阳师》吗?我那天抽到了阎魔,一个角色名,她坐在一片云上,我觉得这样的云特别好看。我就说什么样的东西能做成云的样子呢?那就是棉花了。所以最终就定的是棉花。”
在敲定以棉花为素材之后,他在淘宝上买了十斤产自新疆的棉花开始摆弄。“我们今年主题虽说是棉花,但棉花只花了46块钱。”杨绍湫笑着说。
为了做出“云”虚幻飘渺的效果,制作人员们在网上开始搜索教程——“在吹好的气球上敷卫生纸,用白乳胶刷过之后,纸就会变硬。把气球戳破之后,被白乳胶刷过的纸就会变成一个壳子。再把棉花包上去,或许就会做出云的效果来。”然而,因为气候太过潮湿,被刷过的纸始终没办法风干。几次实验之后,只好放弃这个方案。

学生会副主席郑陆茜想到用干冰制造烟雾的感觉。但经后来的查证,发现干冰不能上台,又太危险了,就只好再舍弃这个方案。
云雾的效果都难以打造,他们只好再寻找新的创意。在服饰制作开始后的第四天,指导老师突然提出了制作“美杜莎”的想法,这个想法立刻得到认可,制作人员们当天就把造型做出来了。院学生会副主席刘若穹说:“有人在这儿做,有人愿意为这个付出很多时间。起码有几个这样的人。这就是做好一件衣服最重要的事情。”
连续半个月,杨绍湫、朱胤瑞、曹渊淙和刘若穹每天都在院办默默坚守,在和指导老师的配合下,经历了一次次尝试与一次次推翻之后,他们终于离心中的想法越来越近。
 
 
坚持是无声的承诺
在10月27日晚,随着音乐的节拍,模特2013级本科生李聪颖穿着“美杜莎”款款走过舞台,微微扬手,台下惊呼一片。
“美杜莎”是今年新闻院在金秋服饰赛中压轴的一件衣服,它也是服饰制作过程中的一个分界点。

在几位负责人决定制作“美杜莎”时,服饰的制作才正式进入轨道——他们下定决心要全白,不要任何其他的陪衬,打造“石膏像”一样的感觉。
“美杜莎”的制作过程并不容易。首先,要把铁丝弯成弹簧一样的形状,绕成三圈固定好蛇的造型,用来打基底。接着,需要在周围裹上白布再定一次造型。割鳞片的工作耗费了3、4天时间,每一片都要割成雨滴形,一片一片粘上去时还要考量顺着蛇的弯曲面,所以这一步也非常讲究技术。

“美杜莎”的头发是用三四十根铁丝弯曲做成的,那种感觉十分难以掌控。制作完成之后,大家发现整个蛇身重量太大,怕模特撑不起来,于是给“美杜莎”加木板,加轮子,垫在蛇身下面,用来分担一部分的重量。
在制作基本完成之后,模特李聪颖来试衣服。发现“美杜莎”做得太小了,就又根据她边做边改,加高加大,之后又改尾巴。“美杜莎”的工时是最长的,前后一共耗费了十二天。

“今年新闻院的衣服真的是做得特别细致,不是赶出来的,就真的是用心做出来的。就每一件东西都真的可以说是精益求精。”在回忆“美杜莎”复杂的制作过程时,主席杨绍湫这样说。
不仅是“美杜莎”,还有模特邓港月身后披的裙摆。制作人员把铁丝网剪成一个个三角形,再把三角形卷起来,接着把前面整个铁丝网都封住,做成一个又一个上面尖下面大的铁丝卷。之后他们再把十四个这样的铁丝卷拼在一起做成了一个裙摆。这件衣服同样十分耗费工时,模特邓港月自身也参与了它的制作。“制作大裙摆的铁丝网时,把平的网卷成卷,就会刮伤手,基本上每一个接触这个东西的人都被刺伤了。”刘若穹说,但即便如此,他们依然选择坚守在院办。

文艺部部长朱胤瑞在服饰制作期间跟腱受伤,两三天都动不了,但因为心里放心不下,即便身体不适他也没有离去。
杨绍湫回忆起做服饰的艰难过程时谈到,刚开始的有时候他“有点怯”,对“棉花”的想法不是很信任。但“做着做着就有了底气”,他决意从造型和精美度上赢过别人,“我是那种要么我就不做,我既然做了就认认真真做好一点的人。那我既然开始做了,我为什么不认认真真把它做好呢?”
 
“因为信任,所以简单”
因为要打造全白的“石膏像”一般的效果,模特们在服饰赛当天都喷上了人体彩绘,晚饭也只能吃面包。“我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就是第一个喷彩绘的人。”模特2016级本科生李艺佳笑着说。

彩绘在她的身上保持了十二个小时,在皮肤上变干之后会很干燥,她也因此过敏了。“卸完妆后满脸发红。”但她说道:“当最后的效果出来时,就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这是第一次在金秋服饰大赛中有四个大一的模特登台。李艺佳坦言道,以往新闻院都是金秋服饰赛的传奇,这在无形之中会给她很大的压力。
舞台上的她面带微笑,步伐轻盈而优雅,一身洁白,静静地从黑暗中走来。她回忆道:“印象最深的就是在走T台时听着台下的欢呼声一浪接一浪,我们当时一点都不紧张。因为我们知道不论怎样都还有新闻院会支持我们。”

模特李聪颖是“美杜莎”的穿戴者。“美杜莎”没有办法正常地穿戴,每次都需要一个比较高的男生把她抱进去。在舞台上她款款前行,步调较慢。因为衣服里有很多用来固定的铁丝,所以她能迈出的步伐很小。虽然衣服下加了轮子,可以推着往前走,但由于身高较高,即使轮子受力她也要承受很多重量,行进仍旧很困难,“有的时候真的就是很艰难的往前扭动的那种感觉。”

“美杜莎”的美震撼了许多人,但李聪颖的内心却十分沉静。“如果要专心走好的话,就不能在乎外界的因素,就是想怎么把自己这样的一个形象表达好。”
又是一年金秋服饰赛结束了,这也是杨绍湫第三次参与金秋服饰的制作。他说:“我的收获不重要。我收获过一次,最重要的是看你们。你觉得得到了什么,那就得到了什么,你觉得失去了什么,那就失去了什么。那些一直跟着我做衣服的人,或许就是因为懂了些什么。”

刘若穹同样也说道:“金秋给我带来的,就是一起工作的人吧。这种氛围比较好,是总能拿冠军的原因之一,整个学生会都在为这一件事努力。”
在院办128时常能看到他们忙碌的身影——拧铁丝,用胶枪,揉棉花,拗水管,铁丝穿水管,喷漆,刷漆,刷颜料……每一件琐碎的艰难的事情他们都在用心去做。他们是在用每一次行动、用心去阐释“三年冠军就是一个王朝”的意义。

在新闻院的《白夜》卫冕,造就了“三连冠”传奇之后,许多毕业已久的新闻院的学长学姐们纷纷送来了祝福。“这就是我希望经历完一个金秋艺术节,经历完一个服饰大赛之后大家能够得到的东西。你哪怕毕业多久了,哪怕你离开新闻院多久了,提到这个东西的时候,你还是能想起一些对它的感受,这就够了。”杨绍湫说。
 
文/图:珞新传媒新闻部  戴安媛、刘山山、赵冀帆



关闭本页
·武汉大学新闻传播学实验教学中心 Laboratory Center for Journalism & Communication, Wuhan University
·Copyright © 2004-2006. All Rights Reserved.
    This site conforms to the following standar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