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sonal tools
最新动态 ·  中心介绍 ·  实验教学 ·  实践创新 ·  自主学习 ·  中心建设 ·  共享论坛 管理
您位于: 首页 最新动态 学术会议
文档操作

李良荣教授以马克思主义新闻观解读中国传媒业的新生态与新业态

本文章(新闻)来自:SJC 发布时间:2017-03-27 13:15:27

 

网络是一个没有空间的空间,一个没有时间的时间,一个没有组织的组织。人们在网络中联结,联结之后是团结,团结就是力量。这种力量重塑了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也重塑了人自身……”3月23日下午,复旦大学李良荣教授运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分析中国新闻传媒业的新生态、新业态,为马克思主义新闻观大讲堂带来了反思现实前沿问题的研究报告。

中国新闻传媒业新生态、新业态的四大表现

首先,李良荣教授提出了影响中国传媒业的四个变量:政府规制、技术力量、社会变迁和资本介入。四大变量的合力影响之下,当前中国的新闻传媒业呈现出四个方面的新生态、新业态:
第一,以混合所有制为标志的传媒新体制已经成型。以前,报刊广播电视都是公营,现在,资本巨头加快布局新闻业,大量的外资、民资涌入传媒业,公私合营、民营、个体经营等新形式不断出现。国有资本的垄断地位不再,混合所有制已然成型。
第二,以互联网为中心的传播新格局基本成型。新媒体成为主导,传统媒体全线收缩,沦为配角;新媒体中,民营新媒体成为主导,国有新媒体沦为配角,社会影响力不可同日而语。
第三,新的运行模式:新闻生产和分发分离。当前,全球最大的信息平台是美国的Facebook,而中国最大的新闻平台是今日头条。这些平台是真正的“信息超市”和“观点自由市场”,按照“算法分发”精准推送。新闻的私人定制成为趋势。
第四,新的生产与传播模式:新闻生产的“去中心化”和传播媒介的“去边界化”。如今,专业新闻生产与用户生产相融合,“新闻众包”在调查新闻领域也发挥重要作用。传统的新闻生产线经过“中央厨房”式改造,变得前窄后宽,媒介边界在弱化,内容入口多样化。此外,真正的图片时代已经到来,可视化的表达(包括直播、虚拟现实等)成为主流。所谓“无图像不新闻,无视频不翻转,无翻转不新闻”。

李教授指出,除了以上四个方面的基本表现,新闻传媒业的新生态、新业态还存在以下六个方面的特征:
资本大鳄进军传媒业引发新变动

世界各国互联网在过去20年里,基本不涉及新闻。但近几年来,资本裹挟技术大举入侵媒体,通过三种模式“跑马圈地”:

一是收购兼并,将知名传统媒体买入麾下。例如,美国的《华盛顿邮报》《华尔街日报》《新闻周刊》等知名媒体纷纷易主,被亚马逊等巨头收购。中国的阿里巴巴收购了《南华早报》,香港无线电视也被传奇影业收购;

二是打造网络平台,吸纳媒体入驻。Facebook把大量媒体都打包进来,今日头条也几乎将所有中文媒体纳入麾下。是否进驻平台,甚至成为传统媒体评判新闻内容优劣的标准。媒体仅获得微薄的利润,而社会影响全归平台所有;

三是打造自己的原生媒体。例如,苹果公司的“苹果新闻”、Facebook的“即时新闻”、Google 的“新闻实验室”。在中国,传统媒体的报网融合收效甚微,于是纷纷组建自己的平台,出现澎湃等五家知名新闻平台。这些平台背后都是各类资本大鳄。另据2017年关于App阅读量排名的最新统计,腾讯新闻第一,今日头条第二,腾讯旗下的天天快报排名第三。大量的粘性用户都聚集于大平台,新闻垄断时代即将出现。

于是,问题来了:坚持“党管媒体”不动摇的前提下,我党该如何管新媒体?毕竟资本大鳄如阿里巴巴、腾讯等都在纽交所上市,与党报党刊的性质完全不同。这个问题值得深思。
中产阶级的崛起和舆论新生态

当前,中国的中产阶层规模约占总人口的20%,“80后”、“90后”逐渐成为中坚力量。李教授将中产阶级的基本特征总结为“五高”:高学历、高收入、高消费、高承担、高焦虑。他们既是企事业单位的台柱,也是家庭的支柱。这两根柱子使之处于高度焦虑之中。些许风吹草动可致其一贫如洗。例如,2015年的一场股灾消灭了中国80万中产阶级。因而,安全和稳定成为中产阶级在网络舆情中的两个基本诉求。李教授认为,中国的网络舆情可分为四个阶段:

博客时代,2000至2009年,谓之“书房政治”。记者和律师成为两大精英群体,写博客是其表达诉求的方式,以广州的孙志刚案为典型案例。

微博时代,2010至2012年,谓之“广场政治”。网络上的特征是草根狂欢,群情激昂,舆情不断,一呼百应,一哄而散。然而,谣言充斥,没有真相。

微信时代,2013至2015年,谓之“中产阶级的客厅政治”。在网络上,大家聚一起,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

微博重上高地时代,2016年至今,中产阶级走出微信后台,走向微博前台,意在提出自身诉求:公共管理、社会矛盾、公共安全,如2016年典型的雷阳事件、魏则西事件。这类事件中,网络上活跃的群体不再像过去“乌合之众”一拥而起、一哄而散,而是有理有据有组织有计划地推动网络舆情。理性表达取代情绪化宣泄。

李教授曾选取2009至2013年间190个案例进行分析发现,彼时网络上的任何舆情都离不开传统媒体的支持,否则难以持续发酵。但是,在2016年,无论是雷洋事件或是魏则西事件,网络舆情都是独立发酵,甚至不惧传统媒体的干扰,单独构成舆论场。当中产阶级走上舆论场,成为网络舆情的生力军,网络的整个生态将发生巨大裂变。2016年只是刚刚开始。这是一个值得关注的全新话题。
新生代和传媒的新生态

“95后”、“00后”人群作为新生代网民, 正逐步重塑网络舆论的基本形态。李教授将新生代的特征总结如下:

(一)真正“丰裕的一代”,物质环境优裕,社会环境多元,阳光自信,又高度脆弱;

(二)互联网第一代“原住民”、“手机娱乐派”,网络使用和消费娱乐化;

(三)对时政新闻敏感度低,拒绝“严肃”,却具有强烈而朴素的爱国情感和民族认同 ;

(四)主动拥抱新思维、新变化,是互联网上最具活力的群体。

新生代成为互联网的生力军,他们拒绝严肃,但拥抱认真;拥护诙谐,但拒绝圆滑;游戏人生,但又积极向上。视频是他们的一切,严肃的话题都被解构。典型如2016年的“帝吧出征”,以表情包大战反台独。2017年“两会”的报道方式转变,视频、动漫、H5齐上场,也是为适应新生代对网络的诉求。李教授总结说,每个年代人都有自己的特征,60后是“传统时政派”,70后是“多屏低调派”,80后是“意见表达派”,而90后是“手机娱乐派”。新生代需要的是个性化内容和表达,最具活力和创新性。其喜好决定着媒体的未来。
“后真相”时代到来
“后真相”(post-truth)被《牛津词典》选为2016年的“年度词汇”,其定义是“诉诸情感与个人信仰比陈述客观事实更能影响民意的种种状况”,其基本特征是:情绪在前,真相在后;认知在前,真相在后;成见在前,客观在后。“后真相”时代新闻业的突出表现是,社交媒体中假新闻泛滥,同时,人们对主流媒体提供的事实越发不信任。

例如,2016年美国大选结果出炉的前三个月里,排名前20的虚假新闻在Facebook上的分享次数超过870万次,而主流新闻网站中真实新闻的分享次数为740万。一方面,假新闻盛行背后有其商业逻辑,另一方面,人们更相信他们愿意相信的新闻。再如,马航先后失联两架飞机,各种猜测满天飞,所有调查都无果。事实上,即便有人知道真相也不敢讲。最后公布的真相,往往是权力博弈的结果。对此,李教授称:离我们最近的是事实,离我们最远的是真相。
“后真相”为什么会在互联网时代出现?他认为,这与技术相关。譬如,微博受140个字的表达限制,只有情感、判断、结论和想法,无法呈现调查与事实。“后真相”时代是继20世纪60年代新新闻主义以后,对新闻报道客观性、新闻专业主义发起的全面挑战,目前才刚刚到来。他因此告诫现场听众,无论今后身处哪条新闻战线,都要坚持新闻的客观性,追随新闻专业主义的理想,而不能迷失方向。
众媒时代的自媒体转型

当前,自媒体发展兴旺,传统大V、中V转身自媒体,自媒体转向商业化。这两种转向的结果是:资本与公知合流,商业与资本的影响加大。

自媒体的突出特点是,评论多于事实,为了商业利益而无底线地迎合粉丝群。世界上任何一种主张、意见和爱好,都对应着一群人,以前他们散落在世界各地,现在依托自媒体抱团取暖。不同观点的人拒不往来。从这个角度讲,新媒体有可能带来一个分裂的传播世界,一方面把整个世界连成一片,另一方面把整个社会撕扯得四分五裂。

自媒体是柄双刃剑。一方面,其多元的表达体现出社会进步,过去文人梦寐以求的“观点的自由市场”似乎实现。另一方面,自媒体使得社会碎片化,社会共识、底线共识难以实现。因而,急需关注的问题是:如何在多元的表达中形成社会的基本共识?正如毛泽东所说“既有自由、又有纪律,既有统一意志,又有个人心情舒畅的生动活泼政治局面”,这值得深入研究。
视频时代已经来临

视频时代的新闻视觉化,大致分为五方面。一是电视新闻,生命力尚存,但受众在老化。第二,可视化表达,与大数据结合,炙手可热;第三,视频新闻举足轻重。例如,金正男被暗杀事件中,关键点正是一个长约5秒的视频。无视频,不新闻。第四,现场直播越发流行。2017年“两会”中的直播新闻非常突出,也相当专业。第五,虚拟现实(VR/AR)。VR/AR是种体验式新闻,体验的价值取得新闻价值,但观看不易,制作成本高,尚处于试验阶段。

总体而言,目前最成熟的是可视化表达和大数据运用。可视化表达、视频新闻、直播新闻成为新闻业的常态化表达,也是新生代新闻专业大学生的基本功。李教授还谆谆告诫新生代大学生,文字表达的基本功亦不能丢,要多读好书,少看视频,不被网上浅薄的内容所累。
 

在问答环节,李教授生动地回复了现场听众的提问,先后就网络发展与社会阶层流动、传媒与资本、新型媒体与新闻定义、校园媒体创新与学校管理、个性诉求与基本共识之间的关系表达了看法。
 
(通讯员  王敏)



关闭本页
·武汉大学新闻传播学实验教学中心 Laboratory Center for Journalism & Communication, Wuhan University
·Copyright © 2004-2006. All Rights Reserved.
    This site conforms to the following standar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