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sonal tools
最新动态 ·  中心介绍 ·  实验教学 ·  实践创新 ·  自主学习 ·  中心建设 ·  共享论坛 管理
文档操作

优秀实习生高艳萍实习总结报告

我是2002级新闻插班的学生高艳萍,我很荣幸能站在这里和大家一起来交流实习经验。我在《社会记录》实习近两个月,在这里我学到了在学校和以前单位所没有的东西。我深知这两个月时间的宝贵,作为一个助编(实习生),我能积极配合编导做片子,积极地找选题报选题,尽心尽力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我对《社会记录》也有一个全新的认识,为我的下一个人生起点打下良好的基础。

在《社会记录》实习的时候,这里没有人把你当新手看待。我第一天去的时候,一进门,正好一个编导找助编帮忙,她一眼看到了我,说:“新来的吧,你帮我到南院去粗编点东西吧,上面都写着要求。”没等我说话她就匆匆地走了。编片子我没有问题,毕竟我干了多年的电视,但是南院在哪里,又怎么进编辑室这是首要的问题。我只有装着和别人很熟的样子,问路、借卡,进入了编辑室,我圆满完成了任务。所以我觉得,有时候处事不能太小心翼翼,只有放开胆子去尝试,你成功的机会就会多一些。

我由于在地方电视台做了几年人物方面的专题片,脑袋里已经形成了一套固定的模式,找选题的时候总是情不自禁地往模式上套。不外乎是好人好事、民间艺人等等之类的选题。《社会记录》的老师及时发现了我的这一问题,给予了我很好的纠正。随后我也渐渐地报上了选题。找选题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电脑每天被我翻了个个儿,当疲惫的双眼在网络的某一角落发现某一新奇的人或事,正准备大叫找到了时,后面有一个同样疲惫的声音传入耳中:这个选题早就有人报了。遇到这种情况,有时真的是哭笑不得,最好的办法只有另僻溪径。我每天揣着我的小收音机,中国之声是我所定的频道,早上八点半有《早报早读》,下午六点有《晚报浏览》这里有最好的新闻。但这两个时段一个是上班的路上,一个是下班的路上,乘公汽收音机的效果不好,我只好每天步行上下班,这样新闻听到了,身体也得到了锻炼,真是一举两得。在这个去回的路上,由于我是戴着耳机,小偷光顾我的背包好几次了,所幸的是我没有任何损失,因为我的包里不是本子就是书之类的东西。有时侯在路上走着,听到好的新闻,就赶紧蹲下,把它记在小本子上,也许我的这一举动有点太突然,过路的人会用一重怪怪的眼神来看我,当我在发神经呢。但不管怎么样,当我看到自己报的选题越来越多,而别人在那里一筹莫展时,我有一种成就感。

作为一个实习生,央视不让单独做片,只能协助编导一起做片。可以说有时侯助编比编导还要辛苦,基本上没有自己支配的时间。除了要找选题外,要联系采访的人或单位,要对拍摄的内容进行场记,要导素材,要联系主持人录演播室,找音乐,编字幕等等一些专业和非专业的活儿。而且有些事不是你想做就能做成的,要付出很大的努力才能完成。有一回一个编导甩给我一句话,叫我赶紧联系一个准备上大学的新生,而且要北京到外地的。我一听,有点傻眼了,北京我完全不熟悉,而且都九月十日了,好多学生都已经走了。幸好我有工作经历,稍做调整之后,振作起来:“不就是找个学生嘛,没有问题。”我在网上扒出一大堆中学,一个一个的打电话联系,但事情并不是我所想象的那样简单,不是没人,就是别人不愿意帮忙。后来我干脆自己跑到北师大附中找老师帮忙。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学生,正好她是考上武大,过两天也要到学校去报到,她自己愿意接受采访,但是她的父母有些疑虑,怕孩子上电视后对她有什么不好的影响。我又开始做家长的思想工作,向他们说明了我们的采访意图,是想了解面对第二次“断奶”,也就是即将走入大学门槛的学生的心理和思想状态。再加上我说我也是武大的学生,让他们的女儿以后有事可以找我帮忙,最后他们终于同意了我们的采访。这只是我工作当中一个小小的细节。但当我看到我参与的片子播出后,什么苦都忘记了,心里只有蜜一样的甜。

如果把编导作片子的妈妈,那么助编就是片子的保姆,一个片子的诞生他们都付出了很多,助编学到、得到的也多。记得给一个编导张亮亮做助编时,我有深刻的印象。当时做的是一期关于重庆一个小女孩被她的精神病的母亲囚禁15年,最后被强行解救出来。里面有这样一来的一组画面:小女孩一张胆怯的小脸出现在窗口;小女孩一张带着微笑的小脸出现在窗口;小女孩戴着小红帽小着向窗外招手;一只小鸟在自由的天空下落在线杆上。这几个镜头的剪接,我们几乎用了一个小时,但不可否认这是一种无声的语言:小女孩渴望走出这小屋,来到外界呼吸着新鲜的空气。虽然做这个片子我熬了几个通宵,但我觉得值得。

做这个片子的时候,我还扮演了另外的一个角色,那就是给别人解释这个片子,不下有上十遍。因为在编辑室剪片的时候,别人会被片中那个母亲终日戴着面具的脸吸引过来,要我给他们讲为什么她整天要戴这面具,她们母女十五年不出小屋是怎样生活的,小女孩有是怎样和外界联系的等等。因为我本身喜欢这个故事,所以我不厌其烦地一遍又一遍的讲片子的情节。

听说有些编导怕主任审片,但我却喜欢听主任审片。我觉得不管是好说还是歹说,我都能学到意想不到的东西,因为主任是结合片子来给我们讲的。也让我在做片的时候能够去大胆地该。在做《窗外》的时候,最后有一个镜头,就是母女被强行解救出来的镜头,精神病的妈妈被几个人架着抬出来的,由于她不愿意出来,一个劲地挣扎着喊救命。看后真是让人心寒,我觉得救人虽然是出于好意,但镜头给人的冲击力太大,有点违背人道主义。我把我的这一想法和编导交流了一下,她也觉得有道理,就删减了一些,审片的时候,也得到了主任的认可。

在《社会记录》虽说只有短短两个月的时间,但我已把我自己当做其中的一员,在这期间,各为领导、老师、编导、助编给了我直接和间接的帮助,使我的思想更加成熟,使我的业务能力得到提高,我相信我在以后的工作当中我会做的更出色。



关闭本页
·武汉大学新闻传播学实验教学中心 Laboratory Center for Journalism & Communication, Wuhan University
·Copyright © 2004-2006. All Rights Reserved.
    This site conforms to the following standar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