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sonal tools
最新动态 ·  中心介绍 ·  实验教学 ·  实践创新 ·  自主学习 ·  中心建设 ·  共享论坛 管理
文档操作

优秀实习生胡凡实习总结报告

我实习所在的地方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之声。与我同时在中国之声实习的还有广电班的凌宏鸿、王丽媛,以及我们班的钟玮、张爽和万力五位同学。应该说大家在各自的实习过程中都有出色的表现,比如钟玮同学,她在中国之声《人物春秋》栏目担任记者主持,前后总共参与制作了17期节目,其中,独立采、编、播制作了6期节目。再比如在记者站实习的凌宏鸿和王丽媛同学,她们采制的录音新闻多次被《新闻与报纸摘要》和《全国新闻联播》采用,因此她们的声音也随着中国之声的电波,传遍了祖国的大江南北。

那再说说我吧,我所在的栏目是中国之声《神州夜航》,这是一档夜话类的栏目,它采用直播的方式,目前的播出时间是每周一至周五的零点到一点半。这个栏目依托新闻,关注新闻事件中的人,关注身边的普通人的生活状态,体味不同人物的心路历程和生存方式。这从栏目的版头语中就可以看出来——以成熟的心境品味细节,以个性的思考梳理人生,让新闻作为认识生活的标本,中国之声《神州夜航》。

回想在中央电台实习的那段时光,我想真的可以说是一言难尽,因为时间的关系,在这里,我就选取其中的一些片断与大家分享吧。

刚刚到台里报到的时候,一切都很陌生,但是当我向周围的老师们介绍,说我来自武汉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的时候,他们的反应却是惊人的相似,都不约而同的提到了一个人“方洁莉”。他们大多都会说——噢,武大的呀,你知道小芳吧?去年她也在我们这儿实习,那小姑娘人特别好。专业也不错,然后还特别有想法。我想,对于方洁莉,可能很多人会比较陌生,她是我们的师姐,来自01级播音班。尽管原来在学校的时候,我就打心眼里佩服她,因为我总觉得在她身上有太多的张小陵老师的影子。但是,在我初到中央电台的那段时间,当我听到周围的老师对她异口同声的称赞的时候,我还是被震撼了,我实在想象不出去年她实习的时候得要做得多么完美,才能给所有的老师都留下这么深刻的印象,才能让好多人都一直牵挂着她,惦记着她。我想,这也许就是一个人的人格魅力吧。对于一个好的主持人来说,这是太重要的一点了。《菜根谭》中有一句话——文章写到极至,无有它奇,只是恰好。做人做到极至,无有它异,只是本真。放在这里,再恰当不过了。

在夜航,印象最深的还是那些上直播的日子。每次直播,夜航一个小时,然后中间穿插三档新闻和气象服务,每档十分钟,这样时间加起来是一个半小时。3月16号,我第一次以主持人的身份正式主持夜航,从此,每个星期二的深夜,我跟夜航有了固定的约会。

第一次上直播,因为之前上过很多次新闻直播了,再说还有大魏老师跟着,我只管说,所有的操机的任务我都不用管,天塌下来,还有大魏老师顶着。所以,那一次,反倒不怎么紧张。真正紧张的是第二次上节目。当时大魏老师跟我一块进了直播间,首先是直播整点新闻,可当我正在播国内新闻的时候,身旁的大魏老师却出去了。因为之前他跟我说的是带我上三次节目之后再让我独立上节目,所以当时我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更要命的是,我在直播呢。当时的感觉没法形容,嘴里不能停,还要播报新闻,台里规定空播十五秒就是重大安全事故,其实空白时间只要超过三秒,人耳就已经能辨别出来直播中间出问题了,所以播出纪律要求我必须播。可我心思完全不在稿子上,我在想,该怎么对付面前的这一堆要命的机器,一会是先推音乐,还是先出版头呢,对,还有广告,广告什么时候播呢。这样的直播状态肯定不成,当时的情形真可以说是凶险。我告诉自己一定要镇静,及时调整了自己的状态。好在自己命大,心理素质还真的是不错,一切都有惊无险。后来,大魏老师说,其实当时他比我还要紧张。他还告诉我,直播的状态其实更像鸭子浮水,表面上风平浪静,其实水下脚掌在不停的扑腾,也就是说要找到一种外松内紧的状态。经过了这一考验,从此我就独立上节目了。

直播的魅力就在于未知。原来我对国内的直播多少都有点嗤之以鼻,无论是广播还是电视,总觉得是排练了多次以后的演出,但是当我真正做起直播以后,才知道每一秒都可能有意外发生。

5月18号,又是我上直播的日子。眼看前面的一个小时都顺利地过去了,所以我有些大意。问题就在这种大意中出现了。在离一点钟整点报时还有30秒的时候,前面的一首歌曲放完了,这个三十秒我只能用自己的话来填。我照例说了那期节目的主题,以及参与节目的方式,话音刚落,整点报时就响了。当时自己还在美,觉得时间控制还不错。可是我忘了说完话要随时注意关话筒这个细节。在六响报时之后,我从工作站调出了中国之声的大版头和整点新闻的版头,这个时间大概有四十秒。这个期间,我喝了水,并且还嗽了嗽嗓子,当时全然没有意识到做这一切的时候话筒还开着!所以全国人民分享了我的喝水和咳嗽。下了节目,收到了我朋友的短信:“猪,你干嘛呢?”我说:“是说声音很大吗?”然后他告诉我说:“你说呢?地球人都听到了!”尽管现在我说得很轻松,但是想想还是后怕。万一那天在直播间里不只我一个人,随便的三言两语后果都会不堪设想。

尽管几乎每期直播都会有一些意外发生,但是我仍然喜欢直播,享受直播,乐在其中。我喜欢直播的感觉,特别是夜间的直播。整个四楼的直播区,除了两端站岗的武警战士,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上直播前,我习惯于关掉导播间的灯,体验真正属于我的九十分钟。面对话筒的那一刻,我可以抛开一切杂念,让真实的情感伴着夜色中的电波飞入一个个等待滋润的孤寂者的心田。喜欢广播,可能更主要的是喜欢在直播间里的感觉,喜欢看着不断刷新的短信平台发呆,喜欢一边说话一边猜测听众的表情……那一刻,我会很满足,也很踏实。

夜航给了我太多太多,一直觉得自己很幸运,无论走到哪里身边都有一群特别好的人,给我力量,给我关怀,给我信心,给我动力。做广播,经常就会收到意外的惊喜。记得我第一次上节目的时候,就有我们新闻学院的同学通过短信平台给我发来短信,他说——胡凡?这个名字和声音都好熟悉,你是播音班的胡凡师哥吗?也许大家会说一条小小的短信算不了什么,但是在刚刚上节目的我看来,这就是莫大的鼓励和温暖。我不知道当初发短信的那个同学今天有没有在现场,希望你能够听到我最真诚的感谢。在北京,还有一位好心的的哥,好几次下节目,他都会准时在台门口等,真的很谢谢他,让我的心情从走出直播间的失落中复归平静,体验到夜色笼罩下北京的那份特有的宁静和安详。听众真的很可爱,直到现在仍然有一些航友与我保持着联系,还在询问什么时候我能再回夜航。在百度的夜航贴吧里,我也经常能在字里行间里发现航友提到我的名字,我知道这是一种被牵挂的幸福。尽管我们从未谋面,但广播这一特殊的纽带让我们已经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

其实要感谢的人还有很多,这其中有些是我能叫得出名字的,但是更多的,我却叫不出名字,可是,他们还是在默默地付出,他们还是真心的对我好。除了常怀一颗感恩的心,小小的胡凡也许这一辈子也无法偿还这份沉甸甸的爱。

6月8号,我在夜航做了最后的一期节目。在最后一期节目行将结束的时候,我本来准备的歌曲是陈志朋的《舍不得》,那是挑了好久的一首歌。但是不知为什么,我却把节目开始放过的另外一首歌又播了一遍。走出直播间的那一刻,心里反复地在想,为什么留给了自己一个不完美的结束。也许真的是上天的安排吧,离别的时候不说再见,是否就意味着再次的相聚?

记得大魏老师有一篇写广播人的文章,题目叫《堕入无形》。里面有一段话是这么说的——许多时候下了直播,已是万家灯火。夜深似海,我像一只鱼儿游弋在海中央。没有人知道我,没有人认识我,那种随心随欲,那种工作过后的怡然自得,可能别人永远无法明白。有时候,我真觉得自己以及广播人像风,像水,在这个都市里流动,流过之后了无痕迹。但是人们的生活中缺得了风和水吗?

与电视和网络媒体相比,广播早已没有了当初的光环,但是我们应该高兴,在如今喧嚣的媒介超市里,还有这样一方净土,让彼此心灵相通,在充满理性和智慧的声音里让人思考生命的存在和价值。作为一名播音与主持专业的学生,我更愿意把节目主持的道路看作是一种苦行僧的实践。因为永恒的不满足,我将一直在路上。

在结束发言之前,我想借这个机会,对播音主持专业的同学说几句心里话。小小的胡凡渴望快快地长大,我们的播音专业也渴望快快地成长。原来也一直不自信,出去实习了,我发现武大培养的播音人不差!记得前不久我的一个很好的朋友对我说——我们都是不踩地的小鸟,带着梦想往前冲。是的,我们不仅要做珞珈山下最字正腔圆的一群人,我们更要用这纯正的普通话、漂亮的嗓音,去承载最睿智、最闪光的思想。因为“语言是思想的物质外壳。

最后,我想用一句话与大家共勉——“不意人夸声色好,愿留心音在乾坤”。



关闭本页
·武汉大学新闻传播学实验教学中心 Laboratory Center for Journalism & Communication, Wuhan University
·Copyright © 2004-2006. All Rights Reserved.
    This site conforms to the following standar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