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sonal tools
最新动态 ·  中心介绍 ·  实验教学 ·  实践创新 ·  自主学习 ·  中心建设 ·  共享论坛 管理
文档操作

优秀实习生张潇实习总结报告

我是01新闻的张潇,这次是在广州羊城晚报集团的子报实习——《新快报》经济部实习。很多人不了解这份报纸,其实,《新快报》曾在2001年被福布斯评为中国增值最快的报纸。

首先汇报一下我的实习成绩。我在经济部的实习分为两个阶段,从二月到四月底,然后回学校复习六级还有双学位考试,之后7月中到九月初又回去。在一共四个半月的时间,发表了170多篇,累计20多万字,还发表了十几幅配文图片。

今天最主要的是给将要实习的师弟师妹们介绍点经验。实习我托辩论队的几个小孩,邓媛、盛甫什么的给我打探了下02、03的孩子都想了解些什么。我总结了下几个大家想知道的问题,比如,怎么联系实习单位,去北方好还是去南方好?衣食住行。实习中都做什么,没事情做怎么办?证明处理和老师的关系?如何获得新闻线索?如何表现自己,通过实习留下的可能性有多大?还需要特别注意什么问题?

下面我就针对这几个问题,用我自己的经历给大家说道说道。纯属个人意见,希望对大家有帮助。然后我可能说话跑题罗嗦,所以一旦时间过长希望老师给我一个提醒。

 一、院系老师会尽量帮大家联系实习单位,也可以自己联系。我就是自己联系的。其实广州这边的报社想进去还是实习还是比较容易的,尤其是我们专业实习的时间是一般其他学校院系上课的时间,实习生比较希罕,而且武大新闻的牌子还是很硬的。

进去实习不难,但可能部门会不是自己最理想的。大家不用太着急换。我是数学白痴,很怕经济的东西,但是我报道那天正赶上我老师哭着喊着说活多忙不过来,我还没来得及说换部门就被分配了。我当时想完了,这几个月咋熬,不过现在看,还挺幸运的。所以早找下结论,先干着看。

二、实习前,很多师兄师姐介绍说要安心看看报纸打扫打扫卫生,我也充分做好了劳动和坐冷板凳的准备。结果第一天报道就和老师干到晚上10点多才结束去吃晚饭。从此开始我的忙碌但是非常开心的实习生活。从头到尾我只觉得每天好多私企能够做。一来,我老师属于那种跑的线比较多的人,而且第一阶段实习生少,我基本属于公用财产事情肯定多。那时,我一般自由隔周才有一天半天的休息时间,基本上我可以算是报社除了打扫我们楼层卫生的刘姨外出勤率最高的人了。第二阶段是暑假时间,我老师自己就带了三个实习生,但是我还是有很多事情做,一是我对很多东西已经熟了,人家交给我也顺,而且我不会考虑是不是休息时间。经常我 11点多和报社摄影部、要闻部的老头一起横穿马路翻护栏赶最后一趟车回宿舍。

一个老师交给的任务毕竟有限,即使有,但是肯定也只能局限在它说负责的线上。一定要尽量多接触其他内容,我的经验是,干活要手脚麻利,有问题要干脆的问。虽然人家是记者,但是一开始大家交流都不是太好意思,所以开始的打等等小事是交流手段,趁着交谈的时候聊上几句,请教几个问题,一回生二回熟。慢慢记者就会让你做一些查资料、采访的事。然后就是跑记者会、写稿子什么的,慢慢来别急。所以我虽然主跑家电企业,但是基本经济部所有的线都跑过。

三、处理和报社老师的关系很重要。我之所以一直都在新快报经济部实习,都跟一个老师,主要是因为我觉得这里的氛围很好。我周围的记者都比较年轻,我老师才是99级的,其他多数在30一下。我就正式称呼过我老师一句老师,她听着比我叫着还难受,所以我落后基本叫她名字加一个姐字,再后来基本就是美女、女人什么的乱叫,不过正式场合还是要收敛一点。对其他记者一般是女的叫美女,男的叫老头,除了已经有固定代号的,但是对年龄比较大的记者、编辑我会规矩的叫老师。不熟的人还是要注意,因而要因人而异把面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反正叫老师是肯定不会出错,她自己不乐意再改。

但是注意,不论这么熟,工作上别马虎,别讨价还价,在学校老师通融一点,作业晚交一周半月的,但是报纸一天以初,交了晚一点都是麻烦,编辑可能要被扣钱,编辑骂起人来那才叫凶。

四、对于新闻线索,一开始到报社的时候都是老师告诉你有什么新闻,怎么做,这是靠他们掌握的资源得来的。现在新闻同质化也很厉害,我们自己找到什么独家比较难。所以一开始不用过多考虑自己去找新闻,而是老老实实的做新闻。

我每天都会上家电网、新浪财经频道、和讯网,然后把广州这几大报纸的财经新闻尤其是家电方面的都看了。开始就是瞎看,一看半天就过去了,结果头晕眼花也没什么收获。后来老师指点,这时候可能找不到什么人家报了我们不知道的东西,但是可以看到同一件事情不同的记者表现不同的点,同一个新闻有的做大有的仅仅是小消息一条,着是隔学文,新闻线索大家都有,关键是你从中发现新的点骂?

我觉得我做的几个比较有意义的报道。一个是广州殡葬业度假调查。那时候关于广州殡葬业暴力的报道已经上了焦点访谈,我们那一个跑财经的主力记者叫了半天没人陪他去,我干净主动请缨。第二天我们采访完广州殡葬公司的管理人之后,又装成丧者加速四处安放。我们采访他们的负责人得到的是这个行业不是暴力行业的各种抱怨和数据支持,其实可以把这些都列出来就可以教材了,但是我们在卖殡葬用品的地方偷拍了寿衣、骨灰盒,数百数千的价格也隐含了很多问题,成为后来报道的素材之一。这个过程让我知道采访的时候一定要多看多问,很多信息可能就在于你稍微多想了一点多看了一点以后。

如果说这个国策国内还是好玩好奇更多的化,后来关于珠海金正倒闭的系列报道则更惊险一点。珠海金正老总被捕,之间链断了传了好久,但是都没什么具体消息。我老师已经和几个报社的人跑了一次珠海结果空手而归,但是她不肯放弃。这时正好新京报的一个老头在那里采访发现了一些东西但是被台风困在珠海了,和我老师联系帮忙,我们正发愁没有线索,所以赶紧答应去搭救他。结果一大早出发刚到珠海车就坏了,我们等不及马上换成的士去金正所在的开发区,半路上又赶上台风雨,雨大得根本看不见路,为赶时间我们硬是提心吊胆的逼司机赶路。等我到了的时候,就看见金正厂房外边所有的出口十步一岗,我们北京的同行正蹲在路边的土堆里打电话。我们靠着他在路边土堆上拣到的一张皱巴巴的什么材料商的名片混进去拍了封条,因为封条的门在很高的台子上边,他们俩让我爬上去拍,结果被人发现,我搪塞是供货商来要钱的,结果人家一下就把我揭穿了。我正准备逃,人家撂下一句是记者就记者把,不用装,然后就周了。搞得我愣半天。后来,北京这位竟然和门口的一个小保安搭了起来,从他嘴里套出来说现在金正的财务总监不见了,上下都在找这个人什么的重要信息,因为这边厂房已经空了,所以我们决定到金正东莞的基地去,他们的财务什么总部还在那里。另外一个报社记者来电说已经出发了,我们让他们直接去东莞和我们回合。我们又赶到东莞,还下错了站,又换的士去金正公司。结果在那边看到另外两个记者,刚刚和金正的保安发生了小冲突,幸亏有人解围,推搡才没有升级。但是他们的保安已经知道我们来意不善,可能是我偷拍他们的公司大楼被发现,所以一开始只是从楼上向下看,后来有部分开始下楼往我们这边周,我身上带着报社的好几万块的照相机,我老师掩护我先突围离开。后来有几个保安坐着摩托车过来,我们赶紧撤退到附近一家车行的展厅里,看着他们一直开着车在门口游荡。几十分钟后我们才趁机上了报社停在附近的车,并通过熟人找到一个在步步高公司但是很了解金正的老保安经理。在一家小餐馆采访了一个多小时,没敢吃饭,赶在天全黑前启程回广州。后来我们出了金正的系列报道,将其开始声称的什么救命资金的谎言戳穿。现在看来很是有点惊险,但是很有成就感。

后来还有一次是我自己参加松下在广州的新品路演。本来安排是采访他们的总裁,其他记者也都去了,结果没有人通知我,我看到松下的家电本长,就是松下在中国的家电事业都是他负责的。那个日本老头在旁边,我就冲上去交换名牌,我以为他至少懂得点点中文,结果他一点不动,但是他看到我名片上的羊城晚报的名称和标志,好像表示他认得,他打电话要翻译过来。我赶紧就要求专访,结果还真做成了,别的记者一起访总裁,二访田中的只有我,后来这篇还做了家电版的头条。当然回来老师也骂我忘记问松下白电的问题了,当时的确激动,而且一直做黑电所以对白电没什么概念了。

五、衣食住行方面太席位了,如果有人着呢的要到广州实习可以再具体咨询我们这些在广州实习的师兄师姐。只是提醒注意安全,我两次离开报社,一走我老师就被抢手机,两部新手机就这样没了。

六、最后一个问题大家想知道怎样表现才能留下,我也不知道留下的机会有多大,因为我现在也不知道能不能正式到新块报工作,因为集团还是有规定的考试和程序的,不错学到的东西就是自己的。

但有几次在饭桌上记者们评论实习生,我转述他们的一些话,希望对将要实习的人有帮助。我们这里记者的评价是尽量不要带男实习生。不要介意,没有性别歧视的意思。他们认为男生很多不是很勤奋,性格比女生还内向,不会主动找老师交流;二女生最大的问题就是不能吃苦,而且有的时候爱使性子,不能说,说急了还会哭。

实习就是去学,所以皮实一点很重要,我觉得我可以评价自己实习还不错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我觉得自己还是很皮实的,不对了可以骂可以说,绝对不会受不了。不打不骂怎么能长进。人家会觉得你可以教才会教你。

还补充一点,我那次和21世纪经济报道的一个编辑聊天,我说我是学新闻的,他说专业学习新闻比较麻烦,所以他建议我一定要学电其他。所以我建议大家不仅要学好专业更重要是多涉猎你想涉及的新闻领域的知识。



关闭本页
·武汉大学新闻传播学实验教学中心 Laboratory Center for Journalism & Communication, Wuhan University
·Copyright © 2004-2006. All Rights Reserved.
    This site conforms to the following standards: